全运足球指定用球价格赶超国际品牌

2018-11-03 05:07来源:未知

  每届全运会都是个各方吐槽的对象:中国足协竞赛管理部日前给全运会足球各参赛队下发通知,称全运会组委会已和一家名为“全兴”的运动器材商签下了比赛用球的赞助协议,要求各队购买700元一只的训练用球以提前适应。啊?赞助了还要自己买?还这么贵,赶得上国际一线品牌了,一时间很多地方炸开了锅。

  日前中国足协竞赛管理部发的通知说,第十二届全运会组委会根据全运会竞赛器材采购的相关规定及程序,目前已与全兴运动器材(天津)有限公司签订了全运会足球比赛用球协议,“全兴牌足球(全运会比赛专用型)”被确定为赛事指定用球并将提供给全运会足球各阶段赛事,“请全运会各参赛队提前做好比赛球的适应性训练,以便顺利备战。”这最后一句话,有具体的解释,就是“各队要自己先买球适应起来”。

  各地议论纷纷。成都市足协协会技术部主任刘刚说:“是要让各队自己购买吗?以前赞助可是要提供训练用球的,而且这个球的质量不敢恭维!”重庆市足协的工作人员则轻松地说:“反正我们队也出不了成绩,就不去买了,省下这笔钱了!”

  都签下赞助了,怎么还要自掏腰包?而且足球圈内很多人都没听说过这牌子,更是颇为排斥。中国足协竞赛管理部部长戚军赶紧解释:“按计划是为每个参赛队提供训练球10个,但是要等到队伍到了预赛赛区后才能拿到的。所以,想提前训练适应的话,你们就得去购买了。”

  咬咬牙准备买了,再一问价格,不少队伍又感觉自己成了冤大头。一个球要700块!完全是比照国际一线品牌定的价,甚至比它们的很多球都要贵。刘刚就说:“这价格太离谱了!”

  以前全运会,也都不会用特别一线的品牌,基本也是国产用球,但性价比比较高。但是这次的品牌,很多球员都从未听说过,考证半天,才说是乙级联赛的比赛用球。“淘宝上我查了,这个牌子的球,也就几十块钱上百块,怎么现在卖给大家适应就要700块呢?”一个球员嚷嚷。

  不过,工作勤勉的戚军部长又去打探了一下,解释说,这球不是平常的那些球:“听负责中乙的同志讲,这个球要比中乙用的那一款好一些,企业为十二届全运会特订的一款,在巴基斯坦专业足球厂生产的。”只是,这个“特供球”已经有球员踢过,一问跟两三百的前赞助商的球,感觉差不多。

  当然,这钱对财大气粗的地方队来说,是毛毛雨,但经济方面相对窘迫的女足就比较介意了,好几个地方的女足都在追问价格,得知要700块后都是很胸闷。杭州女足苦着脸回应:“多买要花钱啊,只有少量购买省着踢、不用力踢!”

  本报讯 记者 陈宏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国足这下可真的要执行这个理念了。明天上午男足国家队将走进北京的两个学校搞足球联谊、足球公益,有消息传出,新的一年红领巾将会一直跟随着国足,放在更衣室,比赛出场时队员要佩戴红领巾,以提醒中国足球要为青少年而战。只不过,这个举动被无数网友评价为“雷人”:“这都谁拍脑袋想起来的啊?”

  虽然国家队明天夜里就要飞赴西班牙开始海外拉练,但人在西班牙的主教练卡马乔竟然没等在原地和国足会合,而是在昨天上午飞回了北京。这个奇怪的举动,原来是因为他说要亲自参加国家队1月7日的与清华大学、清华附小的联谊公益活动——当天上午,国足参加清华附小的升旗仪式,并捐赠足球,下午则和清华大学足球队联谊。

  这样的活动,不仅国足参加,中国足协的官员们也都参加,以表示对校园足球、青少年足球的重视。同时,他们也决定,从今年开始,国足每场比赛的更衣室内都会放红领巾,而且,今年只要不是国际足联举办的正式比赛,国家队都会佩戴红领巾参加出场仪式,目前已经确定的,已经包括了7月份在工体与荷兰队进行的友谊赛。

  本报讯 记者 张楠八卦杂志《美国周刊》爆出猛料,透露菲尔普斯与模特女友梅根分手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菲尔普斯患有多动症。

  20年前,菲尔普斯被查出多动症,父母因此让他练习游泳,用游泳来消耗他多余的精力。伦敦奥运会后宣布退役,菲尔普斯变得更加忙碌,开始热衷于打高尔夫球,“我游泳时去过很多国家,但是在我的旅途中没有太多的机会去体验世界。当我的人生步入下一篇章,我想我可以把我的竞争力带到任何一个我有决心做好的项目,高尔夫就是我想集中注意力的项目之一。”

  《美国周刊》因此得出了令人哭笑不得的结论:“一刻都不想闲着的菲尔普斯与女友分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希望菲尔普斯未来的女友在与他交往前,先好好了解他的一切再做决定。”

  与此相比,还是美国名人消息网的爆料更靠谱:“根据我们的线报,菲尔普斯觉得他和梅根的关系不会有结果,所以他决定结束这段恋情,寻找其他选择。”

  本报讯 记者 张楠美国《纽约时报》披露,被剥夺环法七冠王后一直保持沉默的阿姆斯特朗,正在考虑向公众承认自己使用禁药的事实,“他想表明自己真诚的态度,为自己重返自行车运动做铺垫。”在此之前,面对质疑,朗哥一直坚持说自己是清白的。

  41岁的阿姆斯特朗正在与美国反兴奋剂机构磋商,不过,由于牵涉到法律问题,他的认罪不一定会那么顺利。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他和美国邮政车队的官员在有明文规定的情况下允许车手服药,涉嫌以欺诈行为触犯了联邦法律。此外,阿姆斯特朗还面临作伪证等指控。他坦白交代的前提是得到司法部的保证,不再对他的这些罪行进行指控。

  根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规定,如果运动员能够彻底承认自己使用禁药的行为并提供详尽的细节,那么这名运动员有可能得到“坦白从宽”的待遇。不过,对于终身禁赛“从宽”的尺度最大也只能缩短到禁赛4至8年。